江山文学网-原创小说-优秀文学
当前位置:江山文学网首页 >> 逝水流年 >> 短篇 >> 江山散文 >> 【流年】在水南,我轻轻地叩访(散文)

编辑推荐 【流年】在水南,我轻轻地叩访(散文)


作者:石维 白丁,81.30 游戏积分:0 防御:破坏: 阅读:1037发表时间:2019-12-04 22:26:06

似乎时光可以倒流,驱车螺滩,飞舟泷江,抵泷头,访夏朗,游带源。丁酉仲夏,倒循当年徐霞客的足迹,在水南这“五里三状元”故里,我完成了一次与先贤的隔空对语。
  
   一
   真没想到泷头竟是如此隐逸之地。山环水抱,松风竹雨,老宅新居,水墨氤氲。其处吉水水南与青原富滩交界之地,泷江北岸。当年水运发达,此为泷江流域过往船只喧闹站点。今螺滩筑坝,泷头连同泷江,并入寂静。
   于寂静中,突来几位不速之客,泷头人开颜相问,尤其彭家主人热情相迎。
   我们为彭教而来。彭教(1438~1480),字敷五,号龙泷,水南泷头人,明天顺八年(1464)状元,授翰林修撰,预修《英宗实录》,进侍讲学士。著有《东泷遗稿》四卷和《泷江集》等。
   不得不说,泷头是块非凡之地。不止彭教,籍贯永丰、小时与彭教泷头文昌书院同窗就读的表兄罗伦,两年后的明成化二年(1466)也高中状元,为泷头倍添耀眼光环。
   历史总是这般青睐杰出人物,记录他们的遗闻轶事。彭教自幼颖悟出群,尚不会说话时,父兄戏指斋堂匾额告诉他,次日试问,彭教即能手指回答。四五岁时,父亲教他写字,笔画丝毫不爽,口占韵语辄成章。稍长,博览群书,好臧否人物。明天顺七年(1463)二月会试,闱中起火,烧死举子九十余人,彭教幸免于难。有意思的是,此次会试路上,彭教和仆人因返程归还捡拾的一只金钏,并救失物女子一命而误试期,其命还真不该绝。但命运并不总厚此薄彼。
   大凡才高者气傲,为人刻厉,同辈人多不喜欢。彭教便是如此。虽然他出任顺天府乡试副主考,选拔过不少有用之才,人称拔擢公平。即便是侍讲经筵,他也未曾表现出半点圆活,直言宪宗皇帝“修身是治国平天下之根本”,以劝导皇上做明君为己职责,死而不悔。如此棱角分明,只会引来奸邪之徒陷害。这个六品官员从政十几年,只升过一级,郁不得志,其命休矣。
   彭教42岁便魂归故土还另有其因。41岁时,其年已20的独子景文不幸离世,此番打击直逼其命门。如此周遭让后人读来也甚感伤怀。而对于泷头彭氏,让人伤怀的还不仅此。
   现在的泷头居有彭、陈、刘、郭、张五姓50余户,其中彭、陈为世居,刘、郭、张为上世纪五十年代后移民。让我不解的是,彭氏仅彭教二兄用二第十八世孙彭信林一家在此居住。刚届花甲的彭信林,从田里喷打农药回来,将农具放置那座建于明朝的斑驳老屋内。彭信林告诉我,村中古建多为陈姓所有,彭氏宗祠早已坍塌,独留这栋老宅,算是状元家族的一份祖业。
   说者无奈,听者怆然。《彭氏族谱》记载,泷头彭氏北宋开基,传至彭信林已三十五世,彭教为十八世子孙。仅其父汝弼就育有主一、用二、贵三、崇四、敷五兄弟五人,且其家族崇文重教,读书求仕,上下几代多得功名,官居四方。也许,真的是这般衍迁,让此泷头有了更多的新泷头。千百年来,家族、村落的兴衰史难道真的逃不出“出了进士鸟禽也不飞,出了状元草木也不长”这般的悖论?我不敢多想。
   我只想着状元彭教对家乡泷江的热爱与依恋。生于泷头,死葬泷头,其号东泷,著作《东泷遗稿》、《泷江集》,不离“泷”字。泷江,这条生命不息的母亲河因其走进了浩瀚宏阔的《中国文学家大辞典》。
   我只想着彭信林一家对泷头“彭大魁教发迹处”荣耀的传承与坚守。“泷江彭氏贞斋记”,一块老砖,镌刻着一种宣示和不朽。由“泷”而“伤”,我要给予彭氏后裔不尽的祈祷和祝福。
  
   二
   泷江由东而西流经水南圩镇,使该地有了水南、水北之分。一条乡道向南平坦延伸,连接一座座村落,状元刘俨故里夏朗便在其间。
   夏朗,今名东城,或许因出了状元,相较当年徐霞客游历留宿过的邻村西园而改名。
   原野无垠,稻香弥漫。由江苏连云港而来的现代收割机车队在忙着夏收。而我们,在期待另一种收获。
   刘俨墓坐落在夏朗村前一里处的田野里。墓坐东南朝西北,似在守望泷江和故园。到底是名宦之墓,其明堂开阔,尽显华贵。只是墓旁所立碑文,落款“东城村”,略欠层次。当年刘俨病故,皇上令礼部论祭、工部造坟、兵部拨船运送。五百六十多年的状元墓,既然评定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,宜当有规范的行文和妥贴的关注。这,权当我这个外县人对这位大明状元的一种关切和敬重。
   刘俨(1394~1457),字宣化,号时雨,明正统七年(1442)状元,授翰林院修撰。天顺初,改掌翰林院事。因勤于学、励于行,深得皇帝信任。卒于任上,谥文介,赠礼部侍郎。介者,正直。此谓朝廷对其不菲的评价。刘俨“立朝正直,居乡亦有令德”,不然他也不会将老家夏朗作为自己的生命归宿。这位穷困人家的孩子,少幼幸有母亲陪伴激励。母亲一边纺纱缝衣,一边给他讲述同县大才子解缙的故事。还真教子有方。除了仕途功业,其文才也是了得,毕生著有《刘文介公集》三十卷和《四库总目》行于世,又尝预修《五伦书》、《历代君鉴》,并总裁《寰宇通志》、《宋元通鉴纲目》,可谓著述等身。
   就刘俨生命个体而言,他是幸运的。封建时代的科举考试对他可是不拘一格降人才。他中状元时48岁,已是做祖父的年龄,还真有点像俗语说的老来发体。其实他24岁就中了举人,次年会试又中了副榜,本可以仕途上一展才华,他硬是不肯就职,继续潜心研读。他有心中的梦想和向往,他有自由选择的底气和资本,他成功了。一个寒门子弟直达生命巅峰,夏朗,“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”。
   村以名贤贵。我想象着夏朗的关于刘俨的一切。然期待总与现实相克或相生。一幢简易修缮有些年的宗祠类建筑。“支分朗水状元第,派衍东城宗伯家”,凭着门前石柱上的这副楹联,我们认定此为刘氏宗祠。一问,果然。夏朗南去十来里便是青原的富田。地相邻,言相近,听来多了几分亲切。时值正午,两位表嫂应我们请求取来了宗祠钥匙。不知不觉间,祠堂里又聚进十多位老人、妇女和孩童。
   刘氏宗祠显得有些破旧、寒伧。两进一天井,堂内倚墙摆放着打谷机、晒垫等农具,野草在天井里盛长,数不清的蝙蝠栖伏在屋顶瓦樑间,闻得动静扑腾飞舞,地面遍布蝙蝠粪迹。蝠,福也。古人向来以蝠喻福,只是这般呈现,让我有些纳闷。不见堂匾,细细察看墙砖刻字,方知堂名“缉庆堂”。天井两侧的两对红石立柱算是堂里最有价值的文化遗存,柱上阴刻楹联“翰苑观花兄弟叔侄联及第,青云接武父子公孙继登科”、“衣冠缉宋室之隆木本水源兴仰止,元魁庆明代之盛承先启后在于斯”。嵌字“缉庆”,大家手笔,荣耀之至。由联及史,想必宋明之时的夏朗曾经书香浸透、弦诵不绝。而今此般景象,让我思忖着:前人的荣光后辈何以承继?相较泷头,这里毕竟还存有宗祠。村中虽有巫、朱等姓,但刘姓毕竟还有六十多户。这点,让我稍许心安。自宋立基,十五世孙刘俨创造了夏朗刘氏辉煌。支分派衍,状元已不是一己之私。在缉庆堂内,老少爷们强烈地表达着整修宗祠的愿望,倾吐着对邻村刘氏争去状元故里名份的不满。我这访者,除了表达对状元的景仰,又能如何?
   不知古墓里的状元公是否会纠结这正本清源的家族事。
  
   三
   水南带源的王艮,算是个悲剧式的人物。不是状元,胜似状元。从泷头,到夏朗,到带源,唯有带源将王艮生平事迹图文并茂地陈展村口,让临者肃然。
   带源人这样推崇王艮。王艮(1368~1402),榜眼,名誉状元,字钦止,号止斋,带源村人。明建文元年(1399)参加江西乡试,考举第一名,为解元。建文二年,赴京会试,得中贡士。廷试,对策第一,应点状元,因“貌寝”,易为胡靖(广),位居榜眼。又因“丹桂”诗高出一筹,建文皇帝也赐王艮为状元,授翰林院修撰。这番评价如何?中肯,没有拔高,切合史实。不然水南何来“五里三状元”,至少徐霞客这般认定。
   历史有时候显得苍白无语。王艮貌丑又如何,朱元璋貌丑做了明太祖,《巴黎圣母院》里的撞钟人卡西莫多貌丑捧出的是高尚灵魂。如果说年轻的建文帝以貌取人,伤的只是王艮一个,顾的是大明的面子,那么他无视王艮的《平燕策》,伤及的是他的皇权和江山。为此,两人都悲情谢幕。
   “五里三状元”,刘俨活了63岁,彭教活了42岁,两人因病而故。而王艮,生命更为短暂,在世只34年,他用另一个“耿”字向生命挑战。带源人这样讲述这段故事:明建文四年(1402),燕王朱棣攻破京城,准备自立为帝。当时解缙、胡广、吴溥及王艮聚在一起,商量应变事宜,大家都劝说王艮,要他一起去迎接新君,但王艮只是流泪,一言不发。之后不久,王艮写下了他一生的最后一首梅花诗——《同心梅》:“造化无殊此段神,并头冰玉泄天真。形如此目疑同气,利若断金俨二人。种出上林堪献瑞,名登堂武岂封尘。几回抚物低首看,一片冰心不判春。”书毕,他和母亲、妻子诀别:“食人之食者,当忧人之忧;乘人之车者,当死人之事。”表示自己一死决心。他告诉妻子:“你好好侍奉母亲,我再也不能照顾你们了。”然后点燃香烛,整好衣服,面北而拜,饮鸩而亡。解缙、胡广皆为王艮的吉水同乡,虽然他们比王艮多活了一些年岁,但王艮以这种决绝活出了他生命的特有长度和厚度。纵然江山还是朱姓江山,但在那个时段,王艮用行动诠释了一个传统仕士大夫的义利观、生死观。古来,活在物质里的生命,百年又何妨,唯有活在精神里,生命之光才可千秋永照。
   在带源,我真想觅得一枝梅花,无奈时节不合。王艮一生痴爱梅花,以梅抒怀,以梅言志。那年他虽只获得个名誉状元,但仍欣喜于怀,并贺胡广,有《状首梅》诗为证:“消息无边最是神,花魁独占讣先真。安排调鼎多南士,遂坠分看仅北人。磊落应收今蜡暖,孤高不染半星尘。白玉自有凌云志,收拾天庭第一春。”他曾依“神、真、人、尘、春”为韵作《梅花诗一百首》,堪称梅花诗中珍品,可惜诗随人去,留下暗香。
   “骑鲸直上九天台,亲见嫦娥把桂栽。恰好广寒宫未锁,被臣和月撮将来。”何等的悠然自信,何等的超凡豪迈。毋需再诵胡广的丹桂诗了。好个自负的胡广,“月中丹桂连根拔,不许旁人折半枝”,岂料连“月”都被王艮“撮将来”。耿耿忠心者,王艮。才华横溢者,王艮。不然,何以慕来一代游圣徐霞客。
   一座老宅院门前,一对古老石狮守护着如梦岁月。在王艮的后人家中,我已无心再问及这位状元公的血脉渊源及点滴轶闻。几碗下去,我醉了,我醉倒在带源米酒的醇香里,更醉倒在状元人格的境界里。
   山谷中,一条小溪流来,宛若带状,名曰带溪。一条条如带溪般的溪流蜿蜒而南或北,注入泷江、赣水,汇聚成了一种壮美和深远。
   泷头彭教的伤怀、夏朗刘俨的纠结、带源王艮的直耿,是否汇流成庐陵文脉的起伏波澜?
   在水南,我轻轻地叩访,不敢大声一点儿。在那里,我只有恭敬的份儿。

共 4158 字 1 页 首页1
转到
【编者按】江西吉水水南“五里三状元”,绝对称得上人杰地灵。作者怀着虔诚和敬意,刻画了泷头彭教的耿直,并因其郁郁不得志英年早逝而伤怀;刻画了夏朗刘俨执着与坚持,并因邻村刘氏争夺刘俨故里名分而纠结;刻画了带源王艮的正统与忠义,并因其以梅自喻、品行高洁、凛然赴死而唏嘘。作者对三位状元的学识为人充满敬意,对他们颠沛流离的命运表示同情,纵然如刘俨学富五车他、著作等身,还得善终,但显然破旧、寒伧的刘氏宗祠不足以承载状元“缉庆”的愿望,不足以再现夏朗刘氏当年的辉煌。盛极而衰,这似乎是一种宿命,吉水三状元都未能幸免,让人深思自省。推荐阅读!【编辑:梅子青】

大家来说说

用户名:  密码:  
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梅子青        2019-12-04 22:33:20
  石维是江西作者,其对名士先贤崇敬有加,值得学习!感谢赐稿。
旧书不厌百回读,熟读深思子自知。
回复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石维        2019-12-04 22:45:16
  感谢梅子青老师鼓励,诚祝祺祥!
共 1 条 1 页 首页1
转到
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
document.write("document.write("